首页 医脉通精神科

关于创伤后应激障碍,这九个事实需要知道 | 业内事件

时间:2018-05-16 栏目:生活

祝谭秦东早日康复。


5月15日,一张精神科诊断证明书在网络引发了轩然大波:



该患者为「鸿茅药酒事件」的主要当事人谭秦东。据上游新闻报道,5月14日晚11时,谭秦东妻子刘璇女士告诉记者,谭秦东11日突发精神疾病,治疗两天后病情稍稳定,但血压较高,偶尔还会说胡话,目前正在某医院接受治疗。


刘璇介绍称,11日上午10时许,被取保候审的谭秦东前往广东车陂派出所接受问询。11日晚10时出来后便开始胡言乱语,回到家后将自己关闭在房间内,并有哭泣、自言自语、情绪失控,扇打自己耳光,甚至以头撞墙等自残行为。随后,家人将他送往医院。事实上,被捕97天走出看守所的谭秦东在四月下旬时,精神状态已不是很好,「正在接受心理干预」。




谭秦东被初步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(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,PTSD),该诊断仍有修改的可能。PTSD指个体在暴露于严重的创伤性事件后出现的,以闯入性症状、激惹性增高、麻木和持续的回避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精神障碍。《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5版》(DSM-5)对PTSD的诊断标准进行了重要的修订,而即将发布的《国际疾病分类第11版》(ICD-11)相比于ICD-10的变化相对较小。


让更多的人了解及正确认识PTSD这一疾病,有助于该病的早期识别、治疗及预防,并减轻精神疾病相关的病耻感。以下为关于PTSD的九个核心事实:


一、直接经历、目睹、获悉、反复经历创伤性事件,均可能造成PTSD。


基于DSM-5,除了直接经历创伤性事件之外,亲眼目睹发生在他人身上的创伤性事件,获悉亲密的家庭成员或朋友身上发生了创伤性事件,以及反复经历或极端接触于创伤性事件(如急救员收集人体遗骸)等,均可视为PTSD的发病背景。一些人认为,只有患者亲身经历创伤性事件才能诊断PTSD,此举可能阻碍患者接受到恰当的治疗。


二、PTSD的临床表现具有特异性。


DSM-5中,PTSD的临床表现包括:侵入性症状,如痛苦记忆、痛苦梦境、情境闪回等;回避行为,包括对创伤性事件本身及相关记忆、思想、感觉的回避,以及可能唤起这些事物的线索的回避;认知和心境的负性改变,包括难以回忆、负性信念、认知歪曲、持续的负性情绪状态等;警觉及反应性升高,表现为愤怒、攻击、过度警觉、过分的惊跳反应、睡眠问题等。DSM-5着重强调了患者的负性认知、自我贬低及消极的世界观。不同患者的主要症状存在差异。


ICD-11保留了6个具有PTSD特异性的症状条目,删除了其他精神障碍也经常出现的非特异性症状。


三、儿童也可能罹患PTSD。


俗话说,「少年不识愁滋味」;然而事实上,PTSD可出现在1岁之后的任何年龄。幼童在经历及目睹创伤性事件,和/或获悉父母或照料者的创伤性事件后也可能罹患PTSD。DSM-5中,6岁以上儿童与成年人患者采用同一套诊断标准。6岁及以下儿童的PTSD则需要区别对待,这一人群心境及认知的负性改变可能表现为玩耍的减少,DSM-5也采用了另一套诊断标准。


四、PTSD的诊断存在延迟,病程因人而异。


PTSD患者的症状通常在创伤后的前3个月即已经出现,甚至在创伤后立即出现。个体对创伤的初始反应经常符合急性应激障碍的诊断标准(3天至一个月),但在完全符合PTSD的诊断标准前可能会有数月甚至数年的延迟。


PTSD的症状和相对占主导的症状可以随着时间的变化而不同,症状持续时间也有差异。约有半数成年人可以在3个月内完全康复,而有些个体的症状持续超过12个月,有时甚至超过50年。


五、一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罹患PTSD。


大部分个体在暴露于创伤后并未罹患PTSD。PTSD的高危因素主要包括:创伤前因素,如女性性别、童年期创伤、精神障碍史、受教育水平低、社会经济地位低、危险职业、既往多次暴露于创伤事件、某些特定基因型等;创伤中因素:包括创伤程度严重、威胁生命、人际暴力、创伤无法预期/无法逃脱/无法控制等;创伤后因素:包括不良的应对策略、反复接触创伤提示物、缺乏社会支持等。良好的社会支持及某些基因型是PTSD的保护性因素。


六、PTSD及创伤体验或可遗传。


研究显示,具有增强情感记忆、调控恐惧等功能的一系列基因可能与PTSD有关。另一项针对越战老兵的研究显示,父亲罹患战争相关PTSD可升高子女罹患PTSD而非其他精神障碍的风险,而母亲的PTSD则不升高相关风险;相比于大部分精神障碍泛化遗传的特点,这一现象带有两代间传递的特异性,值得关注。


七、PTSD可以得到有效的治疗。


心理治疗针对PTSD的疗效显著,一般包括针对该病及其治疗的教育,以及针对创伤性事件线索的暴露。迄今为止,聚焦创伤的认知行为疗法(TF-CBT)是目前循证学证据最强的心理治疗手段,非暴露治疗(包括聚焦于当前的治疗)、人际治疗、正念治疗等也常用于治疗PTSD。总体而言,认知行为治疗的疗效似乎优于非暴露治疗。精神动力学治疗缺乏循证依据。


药物治疗方面,帕罗西汀和舍曲林已获FDA批准用于治疗PTSD,文拉法辛及萘法唑酮也被推荐用于治疗PTSD。2014年CANMAT指南中,PTSD的一线治疗包括氟西汀、帕罗西汀、舍曲林及文拉法辛缓释剂型,二线治疗包括氟伏沙明、米氮平和苯乙肼。2018年发表的一项大规模研究中,哌唑嗪未能显著改善PTSD患者的失眠、噩梦、PTSD症状等。


2016年的一项系统综述和meta分析显示,若将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置于同一起跑线上进行比较,创伤聚焦治疗(TFPs)应作为PTSD的一线治疗,其疗效优于非聚焦于创伤的心理治疗及药物治疗;压力接种训练(SIT)、舍曲林或文拉法辛可作为二线治疗。探讨药物联合心理治疗的研究有限。


八、不宜使用苯二氮䓬治疗PTSD。


一项系统综述及meta分析显示,BZDs无助于治疗PTSD;研究者指出,PTSD中的焦虑成分或许与其他疾病中的焦虑成分有所不同,因而需要不同的治疗手段。此外,除了在一般人群中的副作用之外,BZDs还会在PTSD患者造成特异性的问题,包括病情总体严重度升高、心理治疗转归更差、攻击性、抑郁、物质使用等。PTSD或应被视为BZDs治疗的相对禁忌证


2014年CANMAT指南同样不建议使用阿普唑仑和氯硝西泮治疗PTSD。


九、PTSD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预防。


针对暴露于创伤后不久的患者开展心理或药物干预,有助于降低PTSD的发生率。首先可以采用的应激管理手段是心理疏泄(psychological debriefing),而早期认知行为治疗仍是主要的预防手段。


药物方面,普萘洛尔、艾司西酞普兰、替马西泮、加巴喷丁预防PTSD的证据为阴性。早期使用氢化可的松、吗啡、催产素可能为暴露于创伤的个体带来获益。现有证据显示,SSRIs可能无助于预防PTSD,而苯二氮䓬则应避免在创伤后的早期一段时间内使用。


祝谭秦东早日康复。



参考文献:

1.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.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. 5th ed. Washington, DC: American Psychiatric Publishing; 2013.

2. Shalev A, et al. Post-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. N Engl J Med. 2017 Jun 22;376(25):2459-2469. 

3. de Quervain DJ, et al. PKCα is genetically linked to memory capacity in healthy subjects and to risk for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in genocide survivors.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12 May 29;109(22):8746-51

4. Andero R, et al. Amygdala-dependent fear is regulated by Oprl1 in mice and humans with PTSD. Sci Transl Med. 2013 Jun 5;5(188):188ra73.

5. O'Toole BI, et al. Intergenerational transmission of post-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in Australian Vietnam veterans' families. Acta Psychiatr Scand. 2017 May;135(5):363-372. doi: 10.1111/acps.12685. Epub 2016 Dec 28.

6. Katzman MA, et al. Canadia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anxiety, posttraumatic stress and obsessive-compulsive disorders. BMC Psychiatry. 2014;14 Suppl 1:S1. doi: 10.1186/1471-244X-14-S1-S1. Epub 2014 Jul 2. Review.

7. Raskind MA, et al. Trial of Prazosin for Post-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in Military Veterans. N Engl J Med. 2018 Feb 8;378(6):507-517.

8. Lee DJ, et al. Psychotherapy versus Pharmacotherapy for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: Systemic Review and Meta-Analyses to Determine First-Line Treatments. Depress Anxiety. 2016 Sep;33(9):792-806. doi: 10.1002/da.22511. Epub 2016 Apr 29.

9. Guina J et al. Benzodiazepines for PTSD: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-Analysis. J Psychiatr Pract. 2015 Jul;21(4):281-303.

标签: 业内事件事实障碍创伤

相关文章

微信热点文章